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髯客 >

爱来的时候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出吊於滕网

  前言不搭后语

  在媒婆秒针不知道多少次的撮合下,分针小姐和时针先生终于又走到了一起。2019年过去了,迈向了14年。

  许多相爱的人从一生走向了一世。是希望,也是祝福。

  说实话,随着时间的流逝,年纪的增长,你会不会觉得从前的自己很傻,回想起年轻时的糗事真想一头撞死在冻豆腐上。别傻了,这只是青春的代价。当你年老的时候,头发花白,牙齿也掉光了。你的孙子、孙女,或者外孙、玩孙女围绕在你的膝下,让你讲一些年轻时发生的有趣的故事。如果你没有什么经历,青春平淡无奇。你该对他们说些什么呢?所以说青春是应该不断的折腾,不断的经历和磨练,懂得了一些道理之后才应该学会不断的放下。

  我说这些和我的小说有什么关系呢?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噢,不对。见证爱情的时刻了。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吧。

  第一章:他又出现在我的梦中

  这份迟来的爱情让人等的越发久了,像过了保质期的牛奶。营养成分虽高,却早已变了质。橘子却不以为然。她以为爱情就像红酒。年代越久越有滋味,价值就越高。

  任浩成先生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不知信了哪一本书上所说,认为女人是不懂爱情的高级动物,男人才是懂爱情的。并且男人的初恋决不允许任何人提及。任浩成先生是一个怪胎——他的霸道、强势让许多女人都惧怕他。

  当然橘子是一个特例。在少女时期便早已熟悉任浩成。橘子过去不叫橘子。她姓苑,叫苑秋。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在橘子的脸上时,她并没有醒。准确来说,是她强迫自己不要醒。你肯定有过一种状态,当你睡醒后你的头脑已经非常的清晰,你的耳朵也能听到周围的说话声,只有你的眼睛疲倦提醒着你。你还不想醒来。橘子在做梦,梦里她年岁花季,正是青春无敌的好时候。还是那一天的下午,阳光在教室里投射的角度刚好,照在他的侧脸,让人看着都暖洋洋的。教室只有三两人,橘子坐在最后一排,戴着耳机闭眼听着歌。他忽然离开座位走向橘子,像是感应到他的靠近,橘子睁开眼,他离得很近,近到可以听到他呼吸的声音。

  “苑秋,我……橘子摘下耳机刚刚想听清他说什么,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从床上掀了起来,使得橘子不得不从梦中抽离。睁开眼睛,是任浩成那张比普通男人帅到不止一倍的脸,正在抓着她的手臂,此时他脸色却看起来有些恐怖。

  橘子装作无辜的看着他:“怎么了?任浩成脸色阴霾的看着她,不回答。示意橘子看向闹钟。

  什么?已经八点半了!橘子大叫。

  任浩成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喊那么大声做什么?快起来,你上班要迟到了。”

  橘子抓抓头发,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脱下睡衣裤换上新买的浅蓝色裙子。收拾好电脑桌上得小说稿。背上挎包,下楼走到门口的时候,抬头看见了倚在奔腾890旁的任浩成:你怎么还没走啊?

  “上车。一贯的任浩成的语气风格,言简意赅。“不用这么麻烦的。橘子话虽说着,人已经被任浩成打开车门送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奔腾890开得飞快。一路上,两人一言不发。橘子感觉任浩成似乎知道了什么,便盯着他的脸看,任浩成终于被盯得不耐烦了,说道:““你要把我的脸看出一个洞来吗?橘子移开目光,抿抿嘴开口道:早上,我是说你把我叫起来之前,我有没有说什么话?任浩成不耐烦道:你睡的跟石头一样,叫都叫不醒,能说什么话!橘子淡淡哦了一声,不再说话。车开到Z杂志社门口停了下来。橘子拿起包刚要推门下车,一旁的任浩成忽然拉住她:“怎么了?”橘子问。任浩成倏地靠近,凝视着橘子的眼睛,出其不意的吻住了橘子的嘴唇。只是停留了三秒,橘子癫闲病的症状有哪些却感觉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任浩成的唇很冷,像他的人一样。还有,她刚刚有感觉到的他的举动,因为任浩成看她的眼神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她只是没办法躲开,就像三年前不得不与身旁这个人结婚一样。是命中注定吗?

  晚上下班后我来接你,这是这个诡异的早上任浩成对橘子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最正常也最温暖的话。

  第二章:被抢劫了

  晚上八点半了,橘子依然在电脑前写稿。其他员工,包括老板都已经下班了。她没有给任浩成打电话,心想着他也可能在忙。在炎热的夏天,发生酒精中毒、食物中毒的人不可计数。医院里每天有许多人来打针,病床都要不够用了。

  快九点钟了,橘子在她熟练的指法下,终于敲完了左后一行字。心想着应该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把稿子用u盘存储一份后,把u盘放进大衣兜里,关闭电脑,拿起包包离开了工作室。

  橘子抬手一看,已经九点钟了,看来今天的公交车晚点了。正在橘子翘首望向公交车来的方向时,她没有注意到一辆摩托车悄悄盯上了她。说时迟、那时快,只看到一片黑白色闪过,橘子的包——不翼而飞了。橘子被一股很大的力道甩的摔倒在地,她穿了一双十厘米的细高跟鞋,其中一只鞋跟断了,橘子扭到了脚踝。刚想要喊抓贼,哪还有摩托车的影子呀,她连那人长什么模样也没看清。橘子的脚踝疼的不行,站也站不起来。公交车早就过去了。幸好她的手机放在大兜里,掏出来一看,什么?竟然没电了,真是上天和她作对。

  橘子挪到马路牙上坐了有二十分钟,一辆很招摇的红色跑车从她跟前掠过,过了两三分钟,又倒了回来,停在了橘子跟前。车上的人打开车门下车走近橘子。橘子抬头看向对方,面前的人也打量起她来。两人对视有十秒钟后,几乎同时说:“小林子学弟!”“橘子姐!”是你!!

  与橘子说话的男人叫林淼,两人早在高中时期就是同班同学,因为比橘子小一岁,故橘子常叫他学弟。林淼看到橘子的手有擦破皮的地方,而且又在马路上坐着。顿时明白了些许。他扶起橘子对她说:你住哪?我送你回去。”橘子看向林淼迟疑要不要给任浩成打一个电话,想了想还是对林淼说:“幸福家园小区24号。”红色跑车飞快的开了出去。

  刚上高中那会儿,林淼在整个年级简直是风云人物。他家境好,人又帅。眼睛很会对女生放电,所以包括同年级的、甚至有学姐喜欢他,主动和他搭讪。但是在橘子眼里林淼也只是个喜欢和人聊天,没长大的小孩。像个意大利人似的,把同女生搭讪当做必生职业。#p#分页标题#e#

  由于是前后位,橘子与林淼渐渐熟悉了起来。也是那时橘子开始写文章投稿。橘子这个笔名是林淼取的,他当时觉得苑秋这个女生就像水果橘子一样,让人觉得心里很安静,不浮躁,给人带来莫名的快乐。林淼很愿意和橘子讲话。后来高考之后,林淼一家要去国外。之后的联系就渐渐淡了。

  :“橘子姐…

  ‘恩?

  ‘其实我这次回来…是要参加席东宇的订婚典礼。”

  ‘哦,他终于要结婚了啊。”橘子抬手摸摸鼻子。

  ‘橘子姐,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我虽然人在国外,但是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我还是知道一些的,东宇他…林淼有些着急的说。

  ‘林淼,你不用告诉我关于他的事了。我们俩…已经结束了,而且我结婚了。橘子静静的说。

  听到这里,林淼惊讶道:什么?橘子姐你已经…结婚了。”橘子点点头。

  车快开到橘子家楼下的时候,林淼问橘子要了名片,说是方便以后联系。到了楼下,林淼推开车门,准备扶橘子下车。一只有力的手臂已经打开了橘子那边的车门——任浩成的冰块脸出现在橘子眼前。林淼也看向来人:表哥?!”任浩成微一颔首:林淼,好久不见,出国回来啦。”橘子姐和表哥结婚了。回国这几天,妈妈并没有告诉自己表哥结婚的原发性癫痫病能治好吗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林淼皱眉。

  橘子这时是一头雾水。表哥?怎么自己从来也不知道两人是亲戚关系。橘子被任浩成从车里拽了下来:“走吧,回家。”橘子看向林淼:“林学弟来我家坐坐吧。”林淼觉任浩成眼中有不快,便对橘子说:“橘子姐,你看你脚都扭伤了。等你好了我们下次再约。”“先走了,表哥。”

  第三章:唯橘子与小人难养也

  等林淼的红色跑车开走后,任浩成拉着橘子往回走。‘嘶。”橘子呼痛,任浩成撇了橘子一眼:现在知道疼了!下班为什么不打电话让我来接你。”“我的手机没有电了。”橘子小声嘟囔。任浩成依然是那张冰块脸,手臂一弯、倏地把橘子横抱起来。橘子惊呼忙搂住任浩成的脖子。任浩成抱着橘子上楼,橘子的脸贴在任浩成的胸口,能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竟觉得十分安心。

  在橘子看来,这个男人是内敛而危险的。喜怒不形于色。橘子做不到那样,所以常常被任浩成被称为‘狗狗’橘子对此是敢怒不敢言。橘子自我感觉很有文艺青年特质,应该可以出口成‘脏’,但是面对任浩成就over了。

  家里的防盗门是电子密码锁的,任浩成设置成他自己的生日——84年4月15并没有告诉橘子。后来的结果就是橘子回家输入密码时尝试了她自己的生日,她和任浩成的结婚纪念日,唯独忘记了任浩成这个大男子主义输入的是他自己的生日。万般无奈下,给任浩成打电话得到的回答是:笨女人,自己想。任浩成用这个方法让健忘的橘子牢牢记住了自己的生日。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橘子扭伤的脚踝肿的老高。任浩成把她轻轻放到沙发上,转身去找毛巾,把冰块用毛巾裹住,敷在橘子受伤的脚踝上。橘子的手掌也擦破了皮,任浩成找来药箱为她消毒。医用棉签沾了酒精涂在伤口上有一种辣辣的刺痛感,橘子最怕这样的感觉,连发烧吃药也像个小孩一样。一颗药一颗糖的吃才行。不然会反胃。任浩成真是拿她没有办法,耐着性子哄一会儿才好。

  可是任浩成先生是什么人物——医生啊,动作熟练甚至可以用优雅形容就处理好了橘子的伤口,并轻轻敷上纱布,贴了两道胶带。橘子叹为观止的看向他,在心里默默为任浩成打了180分。(如果像一般夫妻那样夸任浩成,他一定是用‘还用你说’的表情看向橘子,大汗)

  任浩成注意到了橘子看他的目光,轻叹口气道:“幸好明天就是周末,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任浩成没有问自己遇到林淼的事,令橘子感到颇为惊讶。细细想来,任浩成这么聪明的人又怎么能猜不到呢。席东宇的事看来要告诉任浩成了,橘子知道,自己的过去要一点一点的浮出水面了。

  有些事不必过问,有些人愿意等你便是一件好事。

  第四章:橘子的回忆

  和任浩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橘子刚念高一,任浩成已经上高三,是学生会主席。

  第二次见面,是橘子失恋又失意的时候。深秋、天凉,在一家名叫‘执念’的咖啡厅遇到任浩成,两人的目的是——相亲

  这种很狗血的见面谁也没想到,进门看见任浩成那刻起橘子的第一反应是逃跑。因为第一次见到任浩成时,很不凑巧的做了一件令他相当尴尬的事情。这是个秘密,后来任浩成曾多次恐吓橘子,要是告诉别人这件事,就对她皮鞭沾盐水。当时橘子还是个傻孩子,真的被他的表情吓到,发誓如果说出去第二天就全身起水痘,越痒越挠、越挠越痒。

  所以当橘子一进门看见任浩成就准备脚底抹油开溜,反被任浩成用他学了十几年的跆拳道把橘子像小鸡仔一样逮住了。橘子前些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学的功夫一招也没用上,就被他轻松制服了。

  别看橘子上学那会儿在林淼面前像个知心大姐姐似的,谈吐不俗。和任浩成一比是毫无招架之力。这怪胎的智商尚可,情商高的惊人。就是特别像从冰窖里刚出来,浑癫痫不能吃什么药身都散发着寒气。此刻橘子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对面坐着一脸冷笑的任浩成 MENWEN.COM.CN。

  “说吧,你为什么在这?”任浩成的直视着橘子,目光像一把利刃。

  “我…我来见一个朋友,你呢?你怎么也在这?”橘子低头玩着手指。

  “相亲”任浩成说的很随意,好像来做这件事的不是他。

  橘子一脸惊愕:“什么?你是来相亲的!!糟糕,王阿姨给我介绍的那个人不会是他吧。橘子暗自责怪自己怎么没有问问清楚。

  “怎么,你这么惊讶做什么?难道你也是来相亲的?任浩成细长的骨骼分明的手指轻触咖啡杯壁。#p#分页标题#e#

  橘子刚要回答,挎包里的手机响了‘莫斯科没有眼泪大雪纷飞你冷的好憔悴单身的我原本以为…

  是一个陌生来电:“喂。”“喂,你好,是苑秋小姐是吧”“对,我是。”“我是那个王阿姨介绍来的,我叫李伟。是这样,我的公司老板给我打电话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谈。今天恐怕不能见面了,很抱歉啊。”“哦,这样…没关系啊,你忙你的。”“那我们下次…没等那个叫李伟的说完,橘子便挂断了电话。电话外音很大,对面的任浩成能听的真真切切。心想着:完了!这下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我先走了,你既然也是来相亲的,就不打扰你了。”橘子起身欲走,身后传来了很嗲的一声:任先生。橘子回头一看,真是这一天什么样的人都遇上了。看过的电视剧电影里一样的大美女特写镜头全在脑海里一一闪过,今天总算遇着活的了。

  有些人一旦遇上了,可能就会成为今生的命运。要么成为生活,要么成为回忆。

  和任浩成“相亲”的女人身材火辣,妆容精致,眉眼中不亚于柳某某。橘子身为女人也感到有些惊讶,看看自己就算是个小清新吧。

  橘子起身欲走,任浩成的动作却比她快了一步,伸手牢牢抓住了橘子的手腕。把他拉向身体一侧。橘子皱眉看向他,依然是一张冰山脸。

  “刘小姐,请坐。”美女倒是不动声色,优雅的坐下,并没有看橘子。两人谈得很是和谐,美女被任浩成偶尔的风趣逗得抿嘴直笑,完全无视于橘子。不让你走,还把你晾在这。橘子感到郁闷,几次动作要起身。桌子底下有力的手暗中抓着她的左手腕。橘子想发作却又不敢,不得已只好老老实实的待着。神智一会儿不知道飘向了哪里。

  等到美女离开了咖啡厅橘子都没有发现。有人推了推橘子的肩膀,是任浩成。橘子又些茫然。看看他,又看向对面,美女不见了,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走吧,我送你回家。”是任浩成的声音。橘子回过神:“那个,不用了,我家离这不远,我走回去就好了。”“我正好要去那边办点事,顺路,走吧。”果然是他的一贯风格不容拒绝。橘子跟在任浩成身后默默的挥了挥拳头,真是!要不是打不过你,我才…

  不努力也会发生变化的大概只有年龄吧,一直不会改变的是我们结婚吧。

  之后的许多日子里,橘子都会被任浩成的各种理由叫出去约会,虽然她从未告诉过他自己的手机号码,任浩成还是会像神一样找到她。

  橘子后来自己搬出家来租房子住。一是自己已经毕业,不能总依赖父母过活,另一个原因嘛—是因为橘子的父母一直希望女儿能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出去工作一段时间,说不定就会遇到更适合自己的男人。美文网

  只是万万没想到任浩成这个犹如从冰窖里出来的男人,竟然缠住自己不放。橘子躲他还来不及,怎么会想和他见面呢?直到有一天,橘子刚从一家书店走出来,一辆宾利Arnage倏地停在她面前,出来两个戴墨镜的黑衣人向橘子走来。什么情况啊!自己什么时候惹上黑社会了。橘子此刻的反应应该是若无其事的快速走开,但是知道现在也想不通的是当时自己的腿根本不听使唤,像是有一块无形的手牢牢按住了自己,根本无法迈步。所以橘子被黑衣人在光天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化日下架走送进了车里。

  橘子皱眉:“喂,你们抓我做什么?这是犯法的,我可以告你们!!转头一看,车里竟还坐着一位漂亮的中年妇人,看起很高贵,和普通人根本无法接轨。见橘子盯着她看,微笑着说:“你就是苑秋吧,我是任浩成的母亲。”“什么?任浩成这厮竟有一个这么年轻漂亮的妈!真是太便宜他了。他妈妈这么和蔼可亲,儿子怎么这样啊!不合理。“哦,阿姨好,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橘子疑惑的问。“是这样,任浩成的母亲面有难色,还是说了下去:“浩成的姥姥去年生了一场大病,她一直希望浩成能带回个女朋友给她看看,老人岁数大了,像小孩一样,所以她的要求我们都尽量满足。只是你应该也知道浩成这孩子对人天生冷漠,不好接触,所以我找你来是因为知道他最近和你走得近,所以请你帮这个忙。橘子思考片刻,答应着点点头。

  你会不会以为这就是事情的结尾?这只是刚刚开始。苑秋后来超级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人生的每一个重大选择都有可能决定一生。任浩成后来知道母亲找到橘子的事,再后来他威胁橘子签了一份婚姻契约书,为期三年。

  后来的故事会慢慢的浮出水面,可以透露的是任浩成是家里的长子,也就是说人家还有一个二公子,叫任思淼,他可是个重要人物哦。

  第五章:参加婚礼

  往事千万不要摘出来一件件回忆,若是太清晰,就像没有完好的伤口揭下来血又重新涌出。

  对于席东宇这个男人,橘子对于他的回忆止于二十五岁。他让橘子拥有了一段美好的爱情。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并不保鲜。之后任浩成忽然从天而降,把橘子从心里的苦海里救出来,就有了现在的故事。www.mewien.com.cn

  橘子在家休息了几天脚踝就完全好了,任浩成昨晚值夜班,没有回家。周五这天早晨还在睡梦中的橘子是被一阵铃声吵醒的。‘莫斯科没有眼泪大雪纷飞你冷的好憔悴…橘子迷迷糊糊的接听:“喂?“丫头,又没起床!快起来,你额娘我有重要事情告诉你。”“哦,老妈呀,什么事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本来我这周日要去参加朋友侄女的订婚典礼,可是你爸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记得是周日哦~“知道啦!妈,我爸没什么事吧。”橘子焦急的问。“没事,没事,老毛病了,你和浩成还好吧。”橘子妈妈试探的问。橘子爸一直不太喜欢任浩成,觉得女婿外表冷谈不亲切,怕他对橘子不好,一直都有点抵触橘子的婚事。只是闺女愿意,也没有办法。橘子忙说:“我俩好着呢,过几天就回家看你和我爸,周日是吧,我记住了,一会儿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我马上起床。”“嗯,好,丫头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啊…橘子那头的电话已经挂断了。橘子妈妈叹了口气,橘子爸爸的胃病又犯了,天天去医院打针,坚持不让告诉橘子,橘子妈妈也没办法,只好依了他。#p#分页标题#e#

  橘子此时也完全清醒了,她想着和任浩成签下婚姻契约书的事要不要告诉爸妈,但是这样对他们太残忍了。可总有一天她会和任浩成离婚,这件事情也会捅破窗户纸。橘子摇摇头不行,爸爸知道了一定要大发雷霆的,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苑秋同学,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任浩成根本—不会和你离婚)

  到了周日,橘子选了一双新买的白色细高跟鞋,一身浅粉色的连衣裙。气质出众,橘子站在镜子前满意极了。任浩成横坐在沙发上腿搭在一侧,看着报纸,头也没抬得说:“是参加别人的婚礼,你打扮这么漂亮做什么。”一贯的任氏讽刺风格。“我是替我妈妈去的,作为女儿,当然也要打扮漂亮啊。”橘子高兴的拿起包包,走到门口回过头:“对了,任先生,粥呢,已经在煮了,过十几分钟你记得恩灭电源。菜只有昨晚的,在冰箱里,放在微波炉里大概热两分钟就可以吃了。”“我呢,下午才会回来,任先生应该不会饿坏吧。”说完就留下了一脸黑线的任浩成,橘子开心的出门了。

  作者:万桔

上一篇:步韵吾爱黎民轱辘·鸟落梢头眼欲迷_句子

下一篇:关于读书的美文摘抄_经典美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