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显生宙 >

阿芳和她的三个男人_励志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出吊於滕网

  钱和情,

  能在某种程度上势均力敌,

  但又相得益彰。

  文/婉兮 图/摄图网

  1

  阿芳是曹勇的第一个女人。

  那时,他20岁出头,好日子还没过几年,身上的土气也没完全洗尽。嘴上大大咧咧,心里却还保留着浓浓的少年气。

  他被狐朋狗友们带到美发店,被那阵暧昧的粉色灯光一照,内心便如小鹿乱撞,慌得手足无措。

  但为了掩饰这种稚嫩,他故意装出一副老练的模样来,翘起二郎腿抽起烟,甚至刻意地谈笑风生。

  那时候,他还没完全理解美发店的生意。

  他只隐约晓得,这里的老板娘挺开放,可以一边剪头发,一边讲些网上看来的荤段子。至于那种生意,年轻的他还没意料到。

  反倒是那个清秀的洗头妹引起了他的兴趣,忍不住要了电话,又请她吃了几次烧烤、不咸不淡说了许多话。

  谁知还没等到表白,俩人便有了第一次——就在美发店的阁楼上。

  说不上是谁主动,大概也是干柴烈火的自然反应。但事后,曹勇总为自己的生涩而懊恼,又无意中听何明说,阿芳恐怕看上你了。

  他立刻就被吓傻了。

  因为对阿芳谈不上爱情,顶多也就是雄性生物的本能在作祟。因为阿芳长得很好看,肤色白皙双眼细长,隐约透着几分妩媚,作为情窦初开的小伙子,拒绝不了也正常。

  可曹勇想象中的妻子,必须温文尔雅,读过书、有气质,能撑门面,也能改良下一代基因。

  就比如后来的江映雪。

  但事实上,是曹勇自作多情了。

  那一次鱼水之欢免费,不过是因为他的童 男之身。在阿芳眼中,这位出手阔绰的小包租公,并不值得大肆讨好。

  因为,她心中早就有了人。

  2

  阿芳心里的那个人,姓陈。

  两人是初中同学,前后桌,好感诞生于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但也朦朦胧胧的,大概还算不上所谓的“爱情”,只能笼统归入青春萌动。

  后来,阿芳因父亲患癌而辍学,在省城辗转过三年,谁料忽然与考进某高校的小陈相遇。

  当时,她在大学城一家饭店打工,自觉与小陈不在同一个世界,便刻意回避,把他那些有意无意的示好都拒之门外。

  可小陈锲而不舍,她退一步、他便进两步,拉锯战一般持续了两三个月。最终,阿癫痫病治疗最有效的芳缴械投降,一脚跌入爱情的泥沼。

  开始时,他们过得很快乐。

  阿芳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小屋,从工作中挤出时间来洗衣做饭,表现得像个贤惠的小妻子。

  偶尔也会跟着小陈去蹭课、偷偷溜进图书馆自习,如饥似渴地汲取新知识,仿佛自己也沾光上了一回大学。

  那时候,父亲的病稍有缓解,她能把工资省出一部分来作为恋爱资金,给还没挣钱的男友改善生活,比如买一双名牌球鞋、请室友吃一顿大餐。

  可半年后,父亲病情恶化且来势汹汹,不得已,又重新住进医院。

  阿芳咬紧牙关,只能把眼泪默默往心里流。她毅然退掉租下的小单间,又在饭店打烊后兼职做网管,每天只伏在吧台前打个盹,目的只是多挣点钱。

  但即便如此,她的赚钱速度也远远比不上花钱速度,母亲打来电话,常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遍遍地问女儿: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小陈也渐渐疏远了她。

  失去“补助”,恋爱似乎就有些没滋没味。更何况他已渐渐和女同学们打成一片,在对比中,猛然发现了打工妹的劣势。

  阿芳心知肚明,心中悲愤欲绝,但却硬生生压住了吵闹的冲动。最终悄然离去,在远房表姐的介绍下,进了白沙坪的那间美发店。

  遇见曹勇时,阿芳情伤未愈,对男女情爱并无兴趣。

  她一门心思只想着努力挣钱,争取把父亲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3

  阿芳的卖笑生涯,其实不过是短短半年。

  父亲一走,她便毅然离开美发店,打算学一门技术,好让未来多几个选择。

  可她年纪太小、文化水平不够、养家重任也还扛在身上,所以兜兜转转一圈,还是选择了做按摩技师。

  说出去不大好听,因为有直接的皮肤接触,总会引发旁人的一些暧昧联想,误以为这也是卖 身的一种。

  阿芳倒无所谓。

  她暗暗告诉自己:面子不能当饭吃,身正不怕影子斜,靠双手吃饭,谁都不比谁低贱。

  于是便认真学习,还为此买了许多书,把人体穴位记了个一清二楚。

  又研究了精油、音乐、熏香一类的东西,后来还抽空学了学客户心理,算是把按摩行业的广度和深度都给延伸了。

  久而久之,“阿芳”二字便做成了一块金字招牌,不少客人慕名而来——男的女的都有,她成了真正的明星技师。

  再后来,阿芳跳槽进了某高档会所,在那儿与曹勇重逢。

  在此之前两个月,她天津癫痫医院哪家好遇见了一位郑老板。

  郑老板做的是建材生意,穿得低调而昂贵,谈吐举止也都不俗。但不知为何,他的脸上总浮着层倦意,长年不灭一般。

  开始时,阿芳以为是做生意太辛苦,按摩时便加足力道,想要尽可能地为客人解除疲倦。

  可按摩结束,郑老板依旧满脸疲倦,眼里依然堆积着化不开的忧愁。按摩途中,他也很少说话,无论轻重都只闷声不响,更不会在言语上讨阿芳的便宜。

  她便慢慢记住了他。

  当时,郑老板38岁,阿芳还不满23岁。

  4

  二人靠近,是因为一场春雨。

  那是一个湿漉漉的午后,春雨淅沥淅沥地敲着窗。郑老板趴在按摩床上,忽然长吁一声,念了句宋词:“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阿芳顺其自然地接了上去,郑老板愣了一下:“你知道李煜?”

  阿芳轻轻“嗯”一声,手上的动作没停,心里却猛地飘过一丝哀愁。读这首词,是跟小陈在一起时,那时候,她在图书馆里翻完了一整本宋词,只觉得爱不释手,还拿笔记本工工整整地抄了下来。

  人生果真环环相扣,谁料前男友无意中的一点给予,却巧妙地令她得了赏识。

  郑老板立刻刮目相看。

  他是个儒商,骨子里自带文人气息,此刻见阿芳能吟诗作赋,不由就起了怜香惜玉的心,要把她比作从前的苏小小、柳如是之流。

  而自己,当然就是词中的失意之人了。

  阿芳则被他的儒雅之气吸引,在一堆铜臭味中猛然瞥见书香,她难免也要高看一眼。看向他的目光,也混杂着尊重与钦慕。

  学历与文凭,一直是阿芳心中的隐痛。

  有时候,爱情也会源自于某种人生缺失。

  5

  那天,阿芳听说了郑老板的故事。

  十几年前,他白手起家一路打拼,夫人是最得力的左膀右臂,后来却因车祸而高位截瘫,变成了一个狂躁抑郁的病人。

  郑老板眼中的哀伤,正来源于此。

  阿芳默默听他讲,雨声渐浓,故事也被笼上一层氤氲的水汽。

  她有点心疼,也有点心动,但到底还是克制住自己,只陪着他叹了一声。但不知不觉间,他的手便覆上了她的手背……

  而她,没有拒绝。

  算是做了第三者吧。

  可事实上,二人少有床笫之欢。大部分时候,他们都只喝一喝茶、说德州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几句话,谈优雅的诗词、也谈庸俗的生意,有时八卦心起,还会就着明星绯闻说上半天。

  倒更接近红颜知己的角色。

  郑老板眼里的愁绪,也就一天天化开了。

  他感慨:“原来聊天也能治病。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

  阿芳笑笑,但并不提任何要求。

  这大概也是她最不像“第三者”的地方。

  那些爱上已婚男的年轻姑娘,大多抱着求财的心思。她们挤进大叔的生命,为的是分一杯羹,走一条少奋斗20年的捷径。

  也有要死要活地拼命闹腾,妄图逼退原配成功上位——为的是直接接手成功男人。

  可阿芳什么都没提。

  曹勇百思不得其解:“你是不是傻?跟他一场,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没得到!”

  “我得到了啊!”她微笑,“我学会了品茶、品红酒,也懂了该怎样投资、怎样谈判、怎样经营人脉。我,还得了一段最美好的回忆。”

  “你就自欺欺人吧!”

  曹勇翻了个白眼,心里暗骂一句傻X。

  阿芳只淡淡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6

  六年后,郑老板再婚。

  高位截瘫的妻子,终究还是在郁郁寡欢中走了。郑老板伤心欲绝,找阿芳的频率也降低许多,最后,就慢慢不来了。

  阿芳在朋友圈看到婚纱照时,婚礼已在如火如荼的准备中。

  新娘很年轻,听说是刚刚毕业的研究生。

  原本是应聘来做秘书的,谁料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她入了郑老板的法眼,接连实现十级跳,直接从实习生晋升为了老板娘。

  阿芳闻言,默默低下了头。

  说不难过是假的,但结局在意料之中,已经提前做了无数的心理准备。所以她能迅速收拾起一地狼藉,又马不停蹄地投入了新工作。

  最后,郑老板“送”了她一家民宿。

  准确来说,是送了股份。

  他和两个朋友投资了一处民宿,然后将自己的三分之一拱手相让,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答谢,“他们俩都没空经营,以你现在的能力,应该能自个儿把它撑起来的。”

  阿芳微微一笑:“我来替你们打理,你的本金归你,利润归我。”

  郑老板想要拒绝,但被阿芳的眼神逼了回去,最后只得“嗯”了一声,算是应允了她的要求。

  到了曹勇离婚时,那家民宿已经营得风生水起,阿芳的腰包鼓了许多、底气也足了许多。钱包里的每分钱,都来得辛辛癫痫病吃药10年了可以要孩子吗苦苦,但却干干净净。

  当然,偶尔也回会所客串高级技师,那里还有指明要她服务的VIP客户呢。

  7

  30岁时,阿芳遇见了林先生。

  小她两岁,做的是销售,经常天南地北来回奔波,算是半个空中飞人。

  那一回来出差,林先生无意中住进了阿芳的民宿,随后就有些乐不思蜀的意思。拿他的话来说,就是“恋上了老板娘,打都打不走了!”

  阿芳倒也不反感这位林先生。

  他做的是销售,在客户定位很有一套,三下五除二便给阿芳捣鼓出了个营销方案,细节写得清清楚楚,甚至具体到了套餐销售中的一瓶水、一份早餐。

  阿芳边看边点头:“不错,这份方案,你准备收多少钱?”

  “不要钱,拿一年的房费来抵。”林先生嘻嘻哈哈地笑,眼里闪着许多动人的小星星。

  故事就这样开了头。

  他每周来一趟,借着周末或出差,思念从二万英尺的高空落下,颇有些轰轰烈烈的味道。

  阿芳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爱情。

  热烈而细腻、既浪漫又实际,钱和情,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势均力敌,但又相得益彰。

  这大概也因为,她是个有能力的女人了。

  反倒是曹勇忧心忡忡:“这小子该不会是骗子吧?我可提醒你,姐弟恋很危险的!”

  “怕什么?你以为我今年18岁?”

  阿芳嗤之以鼻,不知怎的,又想起第一次谈恋爱的自己。那时她心思单纯,乐意为爱人奉献一切,可最后却只感动了自己。

  但人不都是这样长大的吗?

  总要天真、总要犯傻、总要把该吃的苦都吃一遍。

  好在到了30岁时,她能炼出一双火眼金睛,对人性洞若观火、但也始终满怀希望,无论对生活,还是对爱情。

  阿芳笑了笑,轻轻吹一吹盖碗中的茶,只觉得心旷神怡,风吹过来,花也在静静地开。

  一切都很好。

  -作者-

  婉兮,90后写手,不偏激不毒舌,有温度有力量。微博 @婉兮的文字铺,个人公众号:婉兮清扬(),已出版《那些打不败你的,终将让你更强大》,新书《愿所有姑娘,都嫁给梦想》火热销售中!

  ▼点击图片查看精彩内容

  甄嬛&敬妃:这,就是成年人的友谊

上一篇:博士买驴的故事_故事

下一篇:勇往直前精神可佳,但不能南辕北辙_句子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